任正非上书中央坚决请辞改革开放杰出人物:我牺牲的战友才配得到共和国的荣誉

宜昌汽车网 2019-08-13

任正非先后上书深圳市委和中共中央,坚决要求把自己从改革开放40周年100名杰出人物名单中删除。


任正非,1944年10月出生,1963年考入重庆大学建筑系,1974年应征入伍,历任解放军工程兵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团职)。 1984年转业,用21000元转业费创业,在深圳成立了华为公司。他是华为公司创始人、总裁。34年拼搏,他让华为公司成为世界巨星,令全世界企业精英、各国政要趋之若鹜,刮目相看,交口称赞,敬佩畏惧。


2016年以来,华为每年上交国家800多亿,是二个恒大、三个万达、四个阿里的税收。华为拥有世界专利1500多项,是世界科技企业大锷!华为制造成了世界名片!把美国苹果公司、高通公司、韩国三星公司践踏在自己的脚下,为中国人民争取了世界荣耀! 

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妹子的炮?天朝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 2018-03-19 INSIGHT视界 From 酷玩实验室 微信号:coollabs 其实我读书的时候 也曾经想过做一个女权主义者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让我选择了放弃 简单来说是这么一个事情: 我发现 女权对于一些中国人来说是信仰 但是对另一些中国人来说是生意 所谓的“伪女权”“女权癌”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尽管早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 这两天,知乎上曝光了一件大事 还是让我三观震碎 我没想到,这些“伪女权” 竟然已经形成了黑色产业链 让人细思恐极—— 国内竟然有一群人 打着“女权主义”的名号 从事着组织卖淫的事情 在中国女生不知情的情况下 把她们卖给外国男人! 事情是这样的: 根据知乎用户伊利丹·怒风的爆料 他在知乎和一个伪女权主义者 吵了起来 一开始,他可能以为这只是一个 脑子比较轴的伪女权主义者 所以两人就吵了一通 本来,他以为就是撕个逼而已 没想到的是 这个伪女权主义者 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这个自称为“玛丽女王”的人 竟然在半个月中 持续不断地骚扰他 而最夸张的是 玛丽女王声称 自己有能力 让伊利丹的QQ号 在5天之内被封掉 到这里为止 伊利丹一直以为 他不过是碰到了一个杠精 但是万万没想到 5天之后 他的QQ号竟然真的被永久封禁了! 说真的,这就有点吓人了 这个不起眼的玛丽女王 竟然还能操控别人的QQ账号被封? 难不成,她真的背后有人? 伊利丹这才意识到 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组织 他去扒了扒这个玛丽女王的QQ空间 这才发现 自己简直捅出一个马蜂窝: 这个人平时干的 竟然是把中国女生 卖给外国男人的皮肉生意! 真的,我本来以为 我是一个见过不少套路的人 但没想到 这一套操作 真的是惊为天人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首先,玛丽女王自称是“女权主义者” 但是实际上她的言论 宣传的却是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她甚至恶意辱骂中国男人 恨不得中国男人全部死光 连自己的爸爸都不放过 但是,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很简单 骂完中国男人以后 接下来她就说—— 既然中国男人这么差劲 那就找外国男人吧! 于是,她就经常发布外国男人的介绍 看起来是一个热心的媒婆 还在各种QQ和微信群里 散播此类信息 但是看到这里 我们不难发现有点问题 看看其中这些不堪入目的措辞 这并不是普通的介绍男友啊! 这简直是在拉皮条啊! 果然,伊利丹发现 玛丽女王真的在 拉皮条的过程中 收外国男人的钱! 下面是聊天记录实锤: 而且,请注意—— 在这个过程中 她会收外国男人的钱 但是钱不给中国女生 却落到了她自己的腰包 于是一个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中国妹子 并不知道收钱这回事 还以为是正常交友 而外国男人 却都交了钱 很可能认为自己是在买春! 额,也就是说 在中国女孩不知情的情况下 她们被“卖”给了外国男人 而好处费 却全都进了玛丽女王的腰包... 我真的是没见过这种操作 这说轻了是骗炮 说重了,已经可以算是卖淫了吧? 我想请熟悉刑法的朋友们看看 这个玛丽女王 至少应该算是个 介绍组织卖淫罪吧? 而且,从伊利丹曝光的资料看来 这个组织规模不小 玛丽女王甚至把外国男生的信息 建了一个完整的表格 有详细的个人资料、照片 可以说 是一条非常完整的产业链 那如果按照这样操作 外国男人都是来嫖的 中国女生却不知道 还以为是要跟他们谈恋爱 那双方难道不会穿帮吗? 恩,在这方面 玛丽女王早有对策 根据知乎一位 从事过这个产业的匿名用户提供的信息 针对这种情况 玛丽女王们 还会手把手地教外国男人 怎么快速摆脱女生的纠缠 怎么调教中国女生 怎么让女生觉得自己很可爱 可以说 各种套路一应俱全 甚至还可以开发票! 看到这里 她们背后的产业就非常清楚了 这个玛丽女王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 而是打着女权主义的口号 贩卖中国女生的人贩子 一方面 她们通过辱骂中国男人 吸引对外国男人感兴趣的中国女生 另一方面 她们向外国男人收钱 然后把中国女生卖给他们! 图片来源:知乎@渭水徐工 而可怜的中国妹子们 还以为自己是在 追求男女平权 其实,不过是沦为了 这些老鸨的赚钱工具 伊利丹把这整个事情 写出来以后 在知乎、微博引起了巨大的关注 关于其中提到的 伊利丹的QQ被永久封禁的问题 腾讯经过核查 目前也有了结果: 经调查,是玛丽女王利用伪造证据 恶意举报了伊利丹的QQ号 目前,腾讯已经将伊利丹的QQ解封 同时封禁了玛丽女王等人的 两个QQ账号 警方也就此事立案侦查了 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这个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是在我看来 却有一件事让我无法释怀: 为什么“女权主义”竟然会和 辱骂中国男性等同起来? 为什么“和外国男人交友” 竟然还能演变成 一个免费的陪睡组织? 我想,这个玛丽女王 也许只是一个 发现了恶性赚钱模式的生意人 但是在这背后隐藏的 其实是一个很深的问题: 为什么有不少中国女人 越来越看不上中国男人 甚至觉得嫁给外国男人 是一种时尚? 这里面的原因可能非常复杂 我这里先提供一个思路 供大家讨论: 我发现 现在中国很多大型的女权组织 背后都有着西方势力的影子 她们打着女权的名号 为自己谋取暴利 为西方国家从事破坏活动 而那些真正为女性平权而奔走的人 却得不到应有的帮助 我之所以这样说 并不是信口开河 而是有充足的证据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民间女权组织 叫做“女权之声” 它一再声称 自己只是一个自发的民间组织 致力于促进男女平等的 它所有的微博账号、微信账号 全部都是由一个 叫做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创办的 而这个妇女传媒监测网络 有这么多媒体产品 那它的钱都是哪里来的呢? 从她们介绍的合作组织里 我们可以清楚地找到 她们的资助者—— 竟然有西方的福特基金会 有人也许会问 收了西方的钱怎么了? 中国的组织不能收西方的钱吗? 然而,她们不只是收了西方的钱而已 女权之声组织里 有一个人叫做郑楚然 她除了女权运动之外 没有任何其他工作 表面上,是一个全职的女权工作者 在2015年的时候 她还因为寻衅滋事 被警察拘留过30多天 甚至在她被拘留的时候 希拉里还借题发挥 指责中国侵犯人权、压制民主 一个中国的小小民间组织的首领 在互联网上的粉丝还没有我多 竟然能得到希拉里这个级别的关注? 我真的是惊掉了下巴 这样看来 我离希拉里也不是很远了?? 而不止是希拉里 这样一个明明思想上毫无建树的人 却被西方媒体BBC评为了 全球百大思想家 图:郑楚然在王宝强事件中发表的言论 除此以外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 是她们平时就喜欢攻击政府 甚至于,她们还会试图分裂我们国家 比如,女权之声这个组织里 著名的女权斗士洪理达 就曾经转发著名的港独媒体 Hong Kong Free Press的言论 甚至曾公开发表过 支持藏独、港独、台独的言论 她也经常和郑楚然混在一起 我很想不通 如果她们真的只是单纯的女权主义者 为何要发表分裂国家的言论? 为何要支持藏独、港独、台独? 我只能说,这大概就叫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吧 以前,我在接触中国的女权组织时 我就觉得很奇怪 她们都喜欢声称 自己是不盈利的非政府组织 但是她们无论是宣传 还是组织各类活动 都需要大量的钱 如果她们真的不盈利 那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呢? 而这些外国的金主 他们也更加不可能是什么慈善组织 大发善心来给中国人投钱 每一分投出去的钱 一定都是要有回报的 那么,他们的回报是什么呢? 他们给中国的“女权组织”投钱 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联想到中国网络上 如火如荼的对中国男人的讨伐 我只能说,细思恐极 我绝不是危言耸听 因为我们就看不远的邻国日本 近些年来日本对于西方的崇拜 可谓深入骨髓 已经到了崇洋媚外的程度 而这其中 当然也包括对白人男性的崇拜 甚至在2016年一个瑞士白人 发了一个视频,赤裸裸的说 “在东京,只要你是白人, 做什么都可以” 视频里面他在日本便利店 随意的亲吻不认识的收银员女孩 在酒吧把不认识的日本女孩 按向自己的裤裆 而日本女孩回应的却是谄媚的笑容 我想,并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 真正被西方伪女权主义控制 但是,我们要警惕的是 别在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 被别有用心的人洗了脑 更有甚者 别在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被别人卖给了外国男人 还去帮他数钱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酷玩实验室,微信号:coollabs,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 Learn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采集文章采集样式近似文章查看封面

任正非曾经上书深圳市委和中央领导层,坚决要求把自己从改革开放40周年100名杰出人物中删除,不要宣传华为,不要授予他个人任何荣誉,不要让他陪伴领导人出国访问。他说:"华为公司是群体领导,不是他一个人独大,他个人只占公司股份1.2%,荣誉给他个一人不符合企业实际。目前国际形势错踪复杂,不宜过多宣扬华为,树大招风,于国家及企业利益不利"。 任正非的上书状,是常人无法理解和婉惜的。以前任正非就多次拒绝过央视、人民日报等重量级媒体的评奖。别人是花钱找关系,他是找关系不要赞评。他经常对公司员工说:"人红十分变成灰。希望自己和经理人对准客户,对准产品和服务,少参与外面的个人奖项评选,埋头做实业,我们不要做名人、名星"。 


任正非还说:"我的战友在对越反击作战中,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逢山开路,遇河架桥,他们为中国炮兵、坦克、步兵开辟了前进道路,一个个牺牲在我的面前,他们才配得到共和国的荣誉。他们一个个鲜活的面孔时常让我从梦中醒来,他们才是可歌可泣最无私、最伟大的人"。

推  荐  继  续  阅  读


每个女人,都期望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我也一样。

今天,我嫁给了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只不过,用的是我姐姐秦佳梦的名字……

我和姐姐虽然有着一样的面孔,但从小我就因为医院的疏忽,被送进了孤儿院。

直到三年前,我才回到秦家。

我这个野姑娘,和偌大的秦家格格不入,但因为从小没有父母,我处处小心,希望融入这个家,希望得到父母的宠爱。

所以在前天,父母,以及姐姐求我替她嫁给纪擎轩时,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一是因为我爱纪擎轩,二是我第一次觉得被家人需要,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纪擎轩婚礼仪式结束后就匆匆离开,对我连一句交代都没有。

看着手上的钻戒,我的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楼下传来汽车发动机熄火的声音,是纪擎轩回来了,我走到镜子前,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些紧张的走出卧室。

下楼。

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在门口等着。

看见纪擎轩进入,我扬起一个妻子该有的幸福笑容,将拖鞋摆在男人脚边,喊了声,“老公,你回来……了”

我话没说完就闻见空气里飘散着的酒味,里面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

不禁鼻子一酸。

这一晚他去哪了?

答案,不言而喻。

可,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我是替姐姐嫁进来的,我和纪擎轩的关系,关乎着秦家和纪家的合作。

想到这个,我虽然心里满是失落,还是努力微笑。

不顾男人的无视,依然跟着她上楼,喊了一声,“老公。”

抬眼,却看见男人已经脱去衬衫,精壮的肌肉在卧室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

我的脸顿时红到耳根,连忙转过身去,正想道歉,就感觉一只强有力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已经将我抡起,等我再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仍在了床上。

虽然床铺柔软,可我摔得太高,背部隐隐生疼。

我看见纪擎轩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逆在月光之下,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深深的寒意。

下一秒,男人突然开口,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这个问题,让我的心里一阵慌张,但还是说道,“秦,秦佳梦……”

我不叫秦佳梦,我叫秦佳淇。

但我不能说自己的名字。

我刚回答,男人直接压下身来,他一只手死死抓着我的头发,强迫我看着他,一字一顿问道,“秦,佳,梦,是吧?”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脸,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此时没有丝毫温度,而是——

渗入骨髓的恨!

他在说姐姐的名字时,黑色的眸子里带着讳莫如深的狂躁。

明明是盛夏,我的额头却泛起一层细密的冷汗,满心慌张。

头发被他拉扯着,脸不能转,只能这样看着他,尽可能大幅度的点头。

心,早就高高悬起。

纪擎轩似乎是见我承认,看着我的眸子愈发变冷,开口,“既然你今天来了,就要做好觉悟,我,从来不是什么善人!”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我身上红色长裙撕裂的声音!

下一秒,男人完全不顾我的挣扎,长驱直入……

 
2
第2章 一把搂住哭着的秦佳梦

早上,我是被下身撕裂般的疼痛疼醒,昨夜的一切如梦魇一般在脑海中汹涌浮现……

我的第一次,我的新婚夜,被纪擎轩像仇人一样的对待。

打破了我之前所有的幻想。

身边的床铺早已凉透。

雪白的床单上一点朱砂血格外刺眼。

我起身去浴室忍着疼痛洗了个澡,换好衣服,把床单换下来。

出门,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见纪擎轩坐在长方形的餐桌旁,一边看报纸,一边吃早餐。

早晨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男人的侧身,显得温暖而神圣。

偷偷爱着他的十二年里,嫁给他,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早餐,曾是我不敢奢望,却又是魂牵梦绕的事情。

如今成真,我却不敢向前一步。

昨晚他如野兽一样的侵占,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我从来不曾了解这个男人。

“秦小姐,您醒了。”

在我注视着纪擎轩时,佣人已经看见了我,在楼下客客气气跟我打招呼。

她没有像昨天一样叫我夫人。

而是叫我秦小姐。

我的心微微一颤,虽然心中升起的不满,但因为自己的身份,却不敢质疑,只是把我昨夜心有余悸的恐惧藏好,下楼,坐在纪擎轩对面。

佣人把饭端过来,我没胃口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口。

抬头,发现纪擎轩与我一样,面前的餐几乎未动。

不知自己是为了调节气氛,还是为了改善这段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下去的婚姻,用温柔的声音开口,“对不起,今天我起晚了,明天开始,我都会早起为你做早餐。”

我的身上,如果哪件事情能算得上是特长,那一定是做饭了。

说完,我本来犀利还有些期待,纪擎轩却扔掉手上的餐具,起身,神情依旧冷漠,“走吧,车在外面等着呢。”

“去哪?”我看着男人似乎有些不悦的神情,一时有些慌。

担心是自己说错了话。

我从来不是内向的人。

在纪擎轩面前,连呼吸,仿佛都会卑微到泥土里。

男人此时已经走到门口开始换鞋,头也不回的回答,“回门。”

我坐着纪擎轩的车,到了秦家。

在进门之前,我都以为,纪擎轩之所以这样对我,是因为不满这桩婚事,并不是因为发现我不是姐姐。

可,在我随他进门,看见昨天我已经送到机场的秦佳梦,此时却随着父母站在客厅里。

一双眼睛肿的和桃子一眼,一看就是哭了很久。

站在她旁边的父母,面露怒色。

我看了一眼纪擎轩,第一反应是——他已经发现替婚的事情了,所以找人把秦佳梦抓回来了。

我心中一片慌乱。

纪擎轩在这座城市,不能说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如果想和谁过不去,那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就罢了,现在牵扯了父母和姐姐……

在我心中一片自责,纠结着等一下要怎么解释时,却看见纪擎轩几步上前,一把搂住哭着的秦佳梦,低头安慰,“你没事吧?”

男人的目光中渗透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3
第3章 打死活该

看见这一幕,我心底一颤,正想问怎么回事,父亲先走到我身前,一巴掌落下,我被打的生生撞在身后的墙上,还没回过神,就听他怒骂,“秦佳淇,我们养你三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我的口腔里有血腥味蔓延,眼前也有些恍惚。

努力站直身子,看着父亲,问,“什么……”

“你有脸问什么?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你算计你姐姐,给她喂安眠药,替她参加婚礼!要不是我们提早发现,把梦梦带去医院洗胃,她现在能不能活都不知道!”

父亲说完,抬起手,又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之前的更狠,我一下子有些恍惚,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虽然眼睛花了,可我大脑却格外清醒!

几天前,父母说秦佳梦爱上了他们公司的房力文,又不敢忤逆纪擎轩,所以才让我替嫁。

前天的时候,是我亲自把姐姐送到机场,看着她们进安检的。

到头来,怎么又成了我算计秦佳梦了?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

有些事情渐渐浮上水面,可我不愿意去相信。

父亲似乎不解气,从一旁抄起一个木凳,就向我头上砸来!

我吓得去躲,但还是被打到脊背!

疼!

我疼的不得了,却忍着不叫不哭,这是我在孤儿院留下的毛病。

因为那时我就算生病,难受,身边也无人陪伴,我哭给谁?喊给谁?

时间长了,再大的痛苦,我都不会轻易说出。

父亲看我不叫,不解气,又狠狠打了我几下,我死死咬住嘴唇。

终于,母亲看不下去,一把抓着凳子,“行了,再打就把她打死了!”

“打死活该!”父亲凳子一扔,气呼呼的说。

我听见凳子落地,这才敢停在原地,抬头看见秦佳梦就在纪擎轩的怀里,眼睛却看向我,道,“擎轩,你看,我父母打过,这事能不能就算了,毕竟她从小长在孤儿院里,难免学到些不好的东西。”

虽然她的语气是同情,可我看的清清楚楚,她看我的表情不是同情,而是精明的算计!

这更应征了我的猜测!

我伏在角落,什么也不说,因为我的脊椎这时疼极了,我怕父亲再打,我的脊椎就要断了。

纪擎轩看了我一眼,黑色的眸子里反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半晌开口,“再说吧。”

之后,父母和秦佳梦以及纪擎轩都坐在客厅。

父亲看见我,骂道,“赶紧滚上楼,再在这打死你!”

我看着秦佳梦坐在纪擎轩身边,胳膊亲昵的挽着男人,二人十指相扣。

这才是夫妻啊……

我强忍疼痛,弓着背,面前这十几节的台阶,对我来说,就是天梯,每走一节,刚被打地方的疼痛都让我冷汗直流。

可,比起身体的疼痛,我的心更痛!

虽然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但我明明白白,我是被算计了。

身后秦佳梦的撒娇,纪擎轩的宠溺言辞,父母疼爱的话语。

我明白,那是他们的世界,而我,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从来不曾真正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