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土司的噩梦

百家汽车网 2019-05-12

民间故事:土司的噩梦

靖西旧州土司墓群

人物简介:岑璋,明朝人,归顺州(今属广西靖西市一带)知州。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之父。镇安府(今属德保、那坡、靖西一带)岑阿剌辛第七世孙,祖父永福于明永乐年间分领归顺峒事,传其子宗瑛,宗瑛乞请设立州治,明朝政府从其请。宗瑛之子岑璋继位后,再奏请改隶广西布政司,从此脱离镇安府管治,便骄横起来,为非作歹。明弘治八年(1495),岑璋纠合田州李蛮大破镇安府治,掳去掌印恭人作为己妻,夺占计、城二峒,同年两次攻府属化峒,先是杀峒官岑铎,收其妻为妾。后再次攻化峒,吞并其地,掳去岑铎子岑紫。弘治十二年(1499),又杀镇安知府岑金。正德十三年(1518)又杀以己女迫赘的女婿岑紫。嘉靖五年(1526)又毒杀女婿岑猛。嘉靖六年(1527年)岑璋卒,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四子夺位,归顺州州府陷入一片血雨腥风。

1

1527年一天清晨,归顺州知州岑璋起床后无精打采,闷闷不乐。

头一天夜里,他做了一宿的噩梦,跟两个死去的女婿有关:一个是被他杀掉的入赘女婿岑紫,一个是被他毒杀的女婿、田州知府岑猛。

梦里,岑紫满脸污血,嘿嘿笑道:“岑璋,你太狠毒了,总担心我的存在会跟你的儿子们争权夺位。其实你应该担忧你的四个儿子,你死后,归顺州不会安宁的,哈哈哈……”

岑猛则七窍流血,怒目圆睁:“岑璋,我好大喜功,迟早会死于非命,但我没想到会死在你这个岳父的手里,更没想到你会串通朝廷命官毒害我。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历过鸡狗不如的流离失所,你就会明白这个世上没人可依靠,除了自己。你死后,归顺州到底会是什么模样?你很快就看到了……”

生性残暴、杀人如麻的岑璋,当然不怕鬼。这些年里,他见过无数条人命朝不保夕,早就看透了生死,他怕的是自己死后归顺州何去何从?

如果要岑璋说出自己这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那么生了四个儿子(分别是岑珪、岑琦、岑瑶、岑瓛)无疑是其中之一。

在依靠武力攻城掠地、称王称霸的时代,谁家男儿多,拳头就多,势力就大,就意味着战场上多了胜算。

在父亲岑璋眼里,四个儿子都是好孩子。当然,他也知道“共患难易,同享乐难”的道理。历史上最著名的手足相残,莫过于唐朝的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死大哥李建成和三弟李元吉当上了大唐皇帝。

自己死后,四个儿子还会像现在一样一团和气吗?还是争权夺位不惜刀剑相向?

岑璋越想越怕,早餐才吃了几口,便没食欲了。

他决定出城转悠散心,好些日子没出门了。他有时感觉这知州衙门就像牢房,人坐久了眼界会变窄,心灵也灰暗。

师爷听说知州老爷要出门,赶紧叫来贴身卫士,想叫他派一对人马跟随保护。

岑璋说:“我又不是去打仗,就是到城外随便看看,有你俩跟着就行了。”

岑璋一行三人走出府衙,往那签(今靖西市旧州镇一带)河边走去。

蔚蓝的天空下,那签河清莹剔透,水里鱼虾可数,不远处石峰耸立,秀如春笋,河岸稻田挤挤挨挨,不用说这将是一个丰收年。

心事重重的岑璋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跟师爷说:“那签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土地肥沃,有时我也不得不佩服张天宗的眼光。我岑氏能坐拥如此宝地,实乃幸事,虽然是从张天宗后人手上夺来的,有点不道义。”

张天宗,江西信府广丰县人,南宋文天祥招募义军抵抗元兵时,张天宗起义响应。文天祥兵败被俘受害后,张天宗率义兵余部走粤西(即广西)。不久,元兵破静江(今桂林),张天宗只得奔安南(今越南),因迷道而走到归顺州境。看到这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土地肥沃,决定在此立足。他称这一带作顺安峒,驻地称那签。

师爷听了,笑道:“老爷多虑了,自古成王败寇,张氏发现顺安峒,开劈那签,是命数,失去顺安峒,失去那签,也是命数。归顺州能有今天,那签能变成人间仙境,离不开岑氏历代苦心经营。”

岑璋听了,心里很高兴,暗觉师爷马屁拍得够响够准。

他记起了昨夜的噩梦,叹气道:“可惜啊,我岑璋终究有老去的一天,也不知道到时这归顺州何去何从?”

师爷:“老爷又多虑了,坐拥那签胜境,老爷不活个百百十岁,岂不暴殄天物?况且……”

岑璋听了前半句,心头又是一阵高兴,却被后半句的“况且”给浇了冷水,赶紧追问况且什么。

“属下的意思是,就算老爷百年了,这归顺州还不一样是姓岑的吗?”

岑璋听了,脸色顿时暗了下来,他现在最恨,也最忌讳死亡的字眼。他听老人说,如果一个人频频梦见死去的人,预示着离死期不远了。他近来频频梦见死去的人,或许命数将尽。

师爷话糟理不糟,可岑璋听了却如鱼梗在喉。他“哼”了一声,快步朝前走去。

看见岑璋莫名其妙动气,师爷歪头掂量自己的言行并没有冒犯之意,无奈地摇了摇头,快步跟上。

接下来,岑璋游兴全无,他没有过桥便打道回府了。他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妙招——召集四个儿子敞开胸怀聊一聊。

或许,归顺州的一切会按照他的布局延续。

民间故事:土司的噩梦

2

岑璋回到知州府衙,吩咐师爷说家中有要事相商,当天拒绝一切议事和来访。

同时,他命人通知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四个儿子,说晚上举行家宴,不得缺席。

四个儿子收到邀请,都不知父亲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他们都忌惮父亲的威严,自然不敢拒绝。

安排好一切后,岑璋钻进被窝补觉。他其实想再梦见岑紫和岑猛,以便跟他们多些交流。可他越想做梦,梦越远离他。

最终,他辗转难眠,脑海中四个儿子的印象逐个清晰起来。

四个儿子中,岑璋最欣赏的是老二岑琦。此人有勇有谋,手下兵多将广,交给他办的事总能漂亮地完成。老大岑珪忠厚老实,但才胆不足;老三岑瑶勇猛有余,但机智不足。至于老四岑瓛,或许是年纪最小的缘故,岑璋觉得他资质平庸,再说知州的宝座是论资排辈坐的,他前面有三个哥哥,轮不到他操心。“除非岑瓛能把三个哥哥全干掉,但他何德何能呢?”岑璋这么想着,也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乐了。

如果要岑璋来指定一个接班人,当推岑琦。但权力自古以来都是按从大到小排序的。岑珪好比太子,只要没犯大错,就不好罢黜。

岑璋越想越烦躁,干脆起床,到宗祠里烧香祭拜去了。这两年,每当他心烦意乱时,都会跑去找列祖列宗倾诉。现在,他祈求祖宗们保佑今天的晚宴得偿所愿,把岑家四子拧成一根牢不可破的绳。

开宴时间到了,为了显示庄重,除了自己跟四个儿子,岑璋不让其他人作陪。

四个儿子落座,看着偌大的餐桌只有父兄无人,都有点不自然。

岑璋端起酒杯,打破僵局:“今天的晚宴是我们岑家人的事,事关归顺州的明天,只有男人才有资格列席,孩子们不必拘谨,有什么话大家敞开了说!”

四个儿子听了,才稍微放开。

一杯酒下肚,岑璋脸色微红,道:“孩子们,谁能告诉我归顺州是怎么来的吗?”

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听了,面面相觑,摇头不语。

“好,就让为父来告诉你们,你们要竖起耳朵听好了!明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 ,镇安土知府岑志纲让次子岑永福移驻顺安峒。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 岑永福刺杀张龙(张天宗后人),夺取顺安峒,结束了张氏历经五代、长达一百三十年的统治。岑永福死后,其子岑瑛袭位,岑瑛之后,又传位岑璋,也就是你们的父亲我。宏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我岑璋奉调守府江有功,大明朝廷颁给州印,改顺安峒为归顺土州。后来,我为了摆脱镇安府的管制,向朝廷奏请把归顺土州隶广西布政司。”

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听了,异口同声道:“归顺州能有今天,父亲劳苦功高!”

岑璋听了,哈哈大笑。

四个儿子见状,又异口同声道:“孩儿谨听父亲大人教诲,一定会戮力同心保护归顺,让归顺州江山永固!”

“这就对咯,为父张罗此次晚宴,就是想听这句话!”岑璋得意洋洋道,“来,举杯,干了!”

又一杯酒下肚,岑璋脸红得像只大龙虾。

这时,一直低着头的岑瓛道:“父亲大人,孩儿有个疑问,不知能否解答?”

岑璋神采飞扬:“瓛儿有话快说,刚才我说过了,今天的晚宴只有我们五父子,大家畅所欲言!”

“归顺州和镇安府都有一个共同的老祖宗岑阿剌辛,为何我们要分裂出来呢?”

“嘿嘿,瓛儿,这你就不懂了吧?翅膀硬了,谁甘愿活在别人的羽翼下?镇安府确实有过最好的时代,那就是岑阿剌辛的孙子岑天保时代。岑天保不仅迁移了府治,还筑城垣立法度、减繁苛、恤寡孤、保境息民、薄赋轻徭,政绩不凡。可是,传到第五世永寿时,就产生裂痕了,因为永寿与其弟永福不睦,便派永福分管归顺峒。我们归顺州有今天,要感恩永福公的勇敢和谋略。”

岑瓛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看来,兄弟反目,争权夺利,自古就是国分家裂的根源啊!”

岑璋听了,道:“想不到平时闷葫芦一个的瓛儿,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嘿嘿!”

岑珪和岑瑶听到父亲夸赞四弟,都强颜欢笑,说:“父亲大人,四弟只是外表傻,其实内心聪明如猴子!”

岑璋听了,又是哈哈大笑,拉过四个儿子再干杯。

期间,岑琦用眼角斜视了岑瓛一眼,嘴角闪过一丝复杂的笑意。

民间故事:土司的噩梦

靖西旧州风光

突然,岑璋收住了笑声,幽幽道:“现在,我们来做一个小游戏。”说着从饭桌上抓起四根筷子,分发给四个儿子。

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各自拿着一根筷子,不知所错。

岑璋说:“你们试试看,能否折断手上的那根筷子。”

“嘎嘎嘎嘎”四个儿子不费吹灰之力,转眼间便折断了那根筷子。

“好好好!再来试试这个。”岑璋说着,从桌上抓起四根筷子,依次递给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

四个儿子憋红了脸,就是折不断手上的四根筷子。

岑璋:“怎么样?你们都来发表一下感想吧。”

岑珪:“父亲拿筷子教育孩儿们要精诚团结,齐心协力!”

岑琦:“大哥说的是!”

岑瑶:“大哥和二哥说的是!”

岑瓛:“没想到一根筷子这么脆弱,四根筷子这么坚固!”

岑璋:“说得好!一根筷子单个人就可以折断了,四根筷子却很难折断。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岑璋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生下你们四兄弟,希望你们齐心协力,保护好归顺州的每一寸土地,永固江山!”

岑珪、岑琦、岑瑶和岑瓛听了,当即跪下,向父亲表示忠心:“孩儿一定牢记父亲教诲,戮力同心,誓死保护归顺州!”

“说得好!看见你们这样戮力同心,为父就算今晚死也无憾了。”岑璋说着,又干了一大杯酒。

3

说来也怪,那杯酒是岑璋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杯酒,晚餐也成为他在人世上最后的晚餐。

可岑璋万万没想到,自己死后,岑珪、岑琦、岑瑶、岑瓛四子争袭,相互残杀。

先是岑琦杀死了大哥岑珪及三弟岑瑶,自立为归顺州知州。四第岑瓛风声鹤唳,逃到壬庄(位于今靖西市南部,东邻岳圩镇,西接龙邦镇,北靠地州镇,东北连化峒镇,南与越南为界)。可岑琦在知府的位上还没坐暖,就被义民杀死了,岑瓛被拥立为归顺州知府。

岑璋更想不到的是,自己曾经疼爱的女儿岑花,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在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的历史中,堪称“巾帼英雄第一人”。

岑璋杀了岑花的丈夫岑猛后,她没有自暴自弃,毅然肩挑起代管田州府的大任。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12月,在倭寇入侵中国东南沿海的危急关头,岑花不顾58岁的高龄,亲率广西6000俍兵驰骋千里奔赴抗倭第一线,以“誓不与贼俱生”的气概纵马冲锋陷阵,连歼敌兵,打破了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为保国安民立下了赫赫战功,被明嘉靖皇帝封为二品夫人。

谁说女儿不如男?如果岑花是男儿,归顺州能否避免争权夺位的血难?可惜历史没有如果,也不知道岑璋地下有知,心里会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