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赣州 | 含烟:鱼街感怀

TOM 2019-05-11


——以上为赞助商广告——





      一座古城,一片绿洲,一块沃土;客家摇篮,红色故都,东江源头,这里聚千年灵气,集一方诗情,承载着太多太多的美誉。这块土地有着婀娜多姿的容貌,风情万种;这块土地有着独特的魅力,文化多元, 12月1日起,江西日报与赣州市文联携手,赣州市作协、全民悦读赣州阅读会协办的《古韵今风 人文赣州》散文专辑,在江西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让我们跟随作者们的笔触,走进赣州,领略千年古城的神韵,感受丰富多彩的客家文化,追寻革命足迹,畅游生态家园……

     今天要与您分享的是第七篇作品,来自含烟的鱼街感怀》。

   

鱼街感怀 

                                            文/含烟 


      鱼街是宁都县小布乡一个古老的圩镇。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对于一切的古街古巷古胡同,每见一次,总会撩起内心深处几分伤感,仿佛看到另类生命的结束。无数次臆想中,鱼街早已人去街空,街墙肃立,重门深锁,暮蔼沉沉中淡出一个苍凉的剪影——说不完的伤心事。

      终于走进鱼街,然而,臆想和现实是如此相悖。走进鱼街,要经过新街,新街是小布乡的新建街道,与鱼街相比,新街自然比鱼街繁华,热闹,南来北往的商客及小布人在这里交易柴米油盐。我站在新老街道的交汇处,不无感慨任何事物都要比人宽宏大量,新街的喧嚣、新潮与鱼街的静谧、古朴映出强烈的对比,却能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安然地存在着,彼此互不干涉存在于对方的视野和生活里,且不具备任何利欲的前提和条件。

      我迈着急切的步子,欲走进鱼街的历史,走进它百年的清名,可呈现于眼前的每一条街道相同相似,错综复杂,街街相连,巷巷相通,似达摩的迷宫,每一条街道细细长长,只能容下两人并排站立,只能容下一束阳光和斑斓摇曳的树影,而这种细长形态不就是人的脉搏吗?走进去又将怎么走出来,我伫立了几分钟,内心才和这古老的街道连接起来,也是情感的一种连接。我把脚步放慢再放慢,从外观看到了它往日的繁华与古建筑那种深邃的文化内涵:每一格窗花荷花并蒂,每一柱房檐雕龙刻凤,每一支斜撑花竹争秀,每一处街道佳山佳水。虽是千雕百琢,却不见一丝斧凿之痕,明明是木屑、碎石拼就的图案,然仿佛是处处吻合天开的意匠……我走在鱼街的古意中,鱼街,起伏在我的情感里。有那么一刻,我私心大发,让实神守住躯体,让缘神穿越时空,扮演一个身穿旗袍,脚着绣花鞋,手握花布伞的旧时女子,在这深深的街巷里从明末的春秋走到初清的冬夏,看是否能巧遇我前生的意中人。在一方天窗前,我掂起脚尖,用手扶摸那荷花的细纹,花纹是这样的细腻,片片花瓣精致清晰,有着一种沐浴着阳光的光泽。

      在鱼街的表情里,还可看见岁月的履痕,青灰色的墙缝里渗透出几代人的体温,露出殷实的质感,街道两旁家家户户的大门向路人敞开自己的心扉,街内处,不时传出一种嗡嗡声,这是历史的蛩音。

      鱼街最感人之处是百年居住在这里的平常人家。新街建成后,鱼街店铺自然已全部搬迁,这种“移情别恋”自是人之常情,可以前的店铺全改成住房,全街一百零四户人家,都是以前的老店主。鱼街外,他们大多有新建的高楼瓦房,却十年八载闲置着,有的索性租出去,宁愿住在老败深幽的鱼街。在鱼街织夏布,玩纸牌,默默地,静态地生活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我曾走进几家居室内观察,里面的家具竟和古老的鱼街达成一个步调:土星灶、紫砂壶、竹锅盖、木饭甑等。这布衣饭菜,可乐终身,淳朴恬适的自甘生活哟!

      鱼街像一本书,鱼街人对鱼街这分厚重的坚守,在我逐次翻看阅读下去,总不期然想到两千多年前,古代著名的物理学家阿基米德和更早的西欧哲学家欧迪根尼,他们对灵魂生活的珍爱。罗马军队进攻希腊一座城市,他们发现沙地上蹲着一个老人在研究一个圆形,这个老人就是阿基米德,他便很快死在了军人的刀下,当屠刀朝他砍来时,他只说了一句话,“请不要踩坏了我的圆形。”亚力山大大帝视察希腊的一座城市,遇到正在晒太阳的欧迪根尼,便问需要帮他做些什么,得到的回答是“请你不要挡住照在我身上的太阳”。然,鱼街人对鱼街的固守,是不舍鱼街曾经给予的一份惆怅和伤感,还是对一份美好岁月的眷恋?是固守一份无忧无虑的怀旧心情,还是怕触及芳华暗换,流年似水的提醒?

      鱼街无言,岁月无语,有耐不住寂静的人附会一些故事。

      为什么还住在鱼街?为什么不住在鱼街?老太太反问,并叙述了住在鱼街的理由。不住在鱼街,刘彩文下凡谁来供奉?刘彩文是西汉时期的文学家,在成仙之前,应玉帝圣旨得著文一百篇,于是,她行吟山水,寻找一处优美的地方,修文练字,在她费去九百九十九个地方之后,终于选准了小布这个地方,文章著成后,临上天时,她方知道这里百姓疾苦,便顺手把手里砚台里剩余的墨水倒入梅江河中,一会,河水波光粼粼,硕鱼成群,接着她又用手中那管仙笔在河岸处疾挥,每挥动间,一条条街道随之竖起。于是小布人把河中鱼捞起在此街道上作交易,并称此街为鱼街。

      美丽的传说是精神世界的产物,而此时,联系鱼街居室的幽暗,狭隘,让我吃惊的鱼街居民的坚守就不是“寒则温室拥杂花,暑则垂帘对高槐”自适于天蘘间者的境界了。而是灵魂的坚守,信仰的坚守,个性的坚守,人格的坚守,道义的坚守。

      古戏台,它依附于鱼街的边沿,和鱼街一同诞生于明末清初,一同成长在鱼街人的情怀里,一同在鱼街人的心愿中延年益寿。舞台上,一群穿着红肚兜的孩童在追逐玩耍,赋予了舞台蓬勃的生机和生命,同时舞台也给予了孩子一方快乐的平台。这就是人与物相互依托的完美了。      一同前来的文友拿出相机要给他们拍照,可一个个往舞台后面躲避,戏台顿时空旷、肃穆起来,生出几分曲终人散的悲凉。也就在这一刻,一个腰束旱烟袋的老汉朝我们走来,告诉说,这古戏台,只上演采茶戏,拒绝任何戏种在这里上演。每年的八月初一至十五要热闹半个多月呢!

      采茶戏是宁都县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取材于小布产茶之乡采茶生活中发生的真善美。而他们的这种拒绝又无不体现鱼街人遵循自己生活习俗的一种行为规范——自己的舞台,只演绎自己一场场人生的悲欢离合……

      毫无疑问,与古戏台遥相对望的“万寿宫”与鱼街人的俗常生活理念和对鱼街的情感有着密切的联系,从它恢宏的气势,顿盛的香火,洁净的环境,不难体察鱼街人沉静的内心世界。

      人的高贵,在于灵魂的高贵。于是,鱼街人无须质疑近年来,中国文坛每年平均出产五百部长篇小说,两千部中篇,近三千个作者出版个人作品专辑;无须“北漂”于北影门口,每天清晨汇入几百人的行,为成为赵薇而苦熬时间;无须因比尔盖茨的富裕而哀叹自己的贫穷,无须因人与人之间的虞尔我诈而愤慨,更无须谨慎万寿宫门前那块乾隆赐予的石碑有多厚重的历史背景,“福我西江”寺庙门牌的文化内涵。他们有自己的灵魂营地,就够了。

      走近鱼街,看到了一处古建筑文化在岁月中突现出光环,看到了一份高贵的灵魂在鱼街闪光。触摸到了,今日逐渐远逝了的真情中的那分真实与神圣,当然我的来与我的去,不能惹起鱼街的一丝尘埃。这就是我的悲哀了。  

作者简介

含烟,江西兴国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散文百家》《创作评谭》《黄河文学》《广西文学》《人民日报》《世界论坛》等文学期刊、媒体,部分作品被《散文选刊》《青年文摘》《青年博览》《读者》转载,入选《江西散文十年佳作选》《江西现当代散文评选》《散文江西》。获江西省委宣传部“我们的中国梦,讲述中国故事”征文奖、首届客家文学奖、《散文选刊》“古风杯”奖等。著有散文集《梦里可以自由地飞》《竹窗灯影》《通向疼痛的路》《古村遗歌之堪舆三僚》,电视剧本《回眸岁月》《纯美的苦夏》《坚公以来》,长篇历史绘本小说《坚公以来》等。






——以下为赞助商广告——



赣南本土
帅橙团队
五年电商操盘经验
专供实力电商、微商团队
一起卖15年橙子的故事
2018火爆发货中
12月最后一个月
带你一起赚买年货的钱
一部手机
O投资
O囤货
O风险
产地直销
一件代发
全国分销代理火爆招募中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扫码关注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来源:江西日报
编辑:虔城推荐

主编:邱帅
商务合作:13330130301(微信同号)